新京報快訊 據江西省南昌市人民檢察院微信公眾號消息,12月21日,勞榮枝案在江西省南昌市中級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經過兩天的審理,22日下午庭審結束,法庭宣布休庭,該案將定期宣判。


庭審中,南昌市檢察院指控被告人勞榮枝涉四起犯罪事實,分別是:在江西省南昌市、浙江省溫州市、江蘇省常州市、安徽省合肥市與法子英(另案處理)共同實施故意殺人、綁架及搶劫犯罪。其中在江蘇省常州市的犯罪事實為檢察機關在介入偵查引導取證階段發現的原偵查機關未認定的犯罪事實。


南昌市檢察院公訴意見書認為,被告人勞榮枝為系列犯罪主犯,犯罪手段極其殘忍,犯罪后果極其嚴重,社會危害性極大,其主觀惡性極深,應當承擔故意殺人罪、綁架罪、搶劫罪相應刑事責任。


對檢察機關指控的事實,勞榮枝及其辯護人對所涉搶劫、綁架罪的犯罪事實未作過多辯解,但否認致被害人死亡的情節,否認檢察機關故意殺人的指控。


勞榮枝辯解稱,“是受法子英脅迫,一直想分手沒有分成,害怕他報復我的家人”“當年我21歲,還不滿22歲”“一時糊涂”等。


【1996年6月,江西南昌】


檢察機關指控的第一起案件發生在江西南昌。


1996年6月,勞榮枝與法子英來到江西省南昌市租住。勞榮枝化名“陳佳”在南昌市某夜總會做陪侍小姐,并與法子英共同確定了被害人熊某為作案對象。同年7月28日中午,勞榮枝打電話將熊某誘騙至其租住處。事先躲藏在室內的法子英持刀出現并威脅熊某,勞榮枝和法子英共同將熊某手腳捆綁,從熊某身上搶走金項鏈、手表及家房門鑰匙等財物,并威逼其說出家庭住址。


期間,法子英將熊某殺害。當日晚上法子英帶著勞榮枝前往熊某家,用此前拿到的鑰匙打開了家門,先后將熊某妻子、女兒殺害,并搶走財物。


庭審現場,她在接受公訴人訊問時表示:“是我帶熊某進入出租屋,綁了手腳。去過熊家兩次,第一次是認門,第二次是找熊某妻子要錢。法子英拿刀指使我去翻財物,他太太自己拿手表、戒指、項鏈這類東西?!?/p>


此前勞榮枝的訊問筆錄中,曾四次提到“不如一把火燒了這個家”“我沒有考慮到后果,我只是想消滅掉指紋”等話語。


庭審中,檢察官出示相關證據時,勞榮枝對此辯解稱,關于多次在偵查機關“放火”的供述,自己是受其他案件影響,且在庭審最后階段承認自己說過一次“放火”,其他是隨口潤色的。勞榮枝否認自己參與殺害熊某,表示自己沒有主觀惡意更沒有預謀,當日是熊某主動聯系她。


檢察機關展示的勞榮枝供述,均有勞榮枝本人簽字確認,均為公安機關合法取得。勞榮枝曾供述,為了保險起見,她讓法子英剪斷了熊某和其對門鄰居家的電話線。


【1997年9月,浙江溫州】


庭審披露,1997年9月,勞榮枝與法子英來到浙江省溫州市,二人繼續采用前述作案方式,勞榮枝在KTV做陪侍小姐物色作案對象,并確定同為“坐臺女”的梁某為目標。


同年10月10日,勞榮枝與法子英以租房為名來到梁某住處。進入房間后,法子英持刀威脅梁某,勞榮枝用電線、布條等物將梁某手腳捆綁,搶得手表一塊及手機一部等財物。


二人并不甘心,又逼迫梁某打電話騙另一被害人劉某清(KTV領班)過來。二人使用同樣手段,搶得手機一部,并逼迫其交出銀行存折及密碼。


之后,法子英留在現場,勞榮枝攜帶搶得的手機及存折去取錢,共取出2.5萬余元。勞榮枝打電話通知法子英錢已取出。然后,法子英將梁某、劉某清殺害。二人事后到約定地點一起逃離。


“長期的打罵,讓我對他產生了恐懼,如果不是他我不會去實施犯罪,錢都是交給他的,我只是暫時保管。我不屑于通過犯罪來取財?!眲跇s枝辯解稱。


【1998年夏,江蘇常州】


江蘇常州的這起搶劫案,是檢察機關認定的四起犯罪事實中唯一一起被害人幸存的案件,其它三起案件的被害人均已死亡。


檢察機關起訴書顯示,1998年夏天,勞榮枝和法子英來到常州市租住。勞榮枝在娛樂場所做陪侍小姐物色作案對象。某晚,勞榮枝誘騙被害人劉某至其租住地,事先躲藏在室內的法子英持刀威脅劉某,并刺破劉某胸口。勞榮枝用事先準備好的鐵絲將劉某捆綁在扶手椅上,二人對劉某進行人身控制并以剝奪生命相威脅向其勒索財物。


期間,法子英離開現場欲將劉某停在樓下的汽車挪走,勞榮枝在單獨看管劉某期間,再次對其威脅。在取得劉某放在汽車內的人民幣5000元之后,二人逼迫劉某打電話給其妻子索要財物。


次日上午,劉某打電話給妻子要求其將家中所有現金帶到指定地點。二人商議由勞榮枝到指定地點將劉某妻子帶回出租房,如勞榮枝未按時歸來,法子英則將劉某殺害。隨后,勞榮枝將劉某妻子帶回,并索得人民幣7萬元。取得財物后,勞榮枝和法子英亦將劉某妻子捆綁,二人先后離開現場。


公訴人在庭審時介紹,這起犯罪事實中,被害人之所以幸存,是因為在劉某妻子苦苦哀求下,法子英放棄了加害行為。而當時的勞榮枝已經攜帶財物逃離作案現場。


對檢察機關指控的事實,勞榮枝辯解稱,自己從來不主動約任何客戶,劉某是法子英選定的,并表示想要在常州好好生活。


公訴人表示,勞榮枝與法子英有固定作案方式和明確的分工協作,勞榮枝負責誘騙被害人到住處并和法子英威脅捆綁被害人,與法子英有共同犯罪故意,對此,本案幸存被害人劉某和其妻子的證言及其他在案證據能夠予以證實。


【1999年6月,安徽合肥】


這是公訴人指控的最后一起犯罪事實。


1999年6月,勞榮枝化名“沈凌秋”在合肥市歌舞廳做陪侍小姐物色作案對象。法子英以“關狗”為名,提前定制了一只一米見方的鋼筋籠。


同年7月22日上午,勞榮枝將被害人殷某誘騙至租住處,法子英持刀威脅殷某,勞榮枝則用繩子將殷某手腳捆綁。之后,二人將殷某關進鋼筋籠內,并用布條、鐵絲將殷某手腳捆綁于鋼筋籠上。為逼迫殷某盡快交付財物,法子英當場威脅殷某要殺一個人給他看。


當日中午,為存放尸體,勞榮枝購買了一臺舊冰柜放于租住處客廳。隨后,勞榮枝看守殷某,法子英外出將正在找活干的木匠陸某騙至租住處并殘忍殺害,展示給殷某,后將陸某的尸體放入冰柜。勞榮枝同法子英一起將冰柜推至次臥。


當晚21時許,殷某給妻子打電話要求其準備錢與法子英見面,并按勞榮枝和法子英要求寫了二張字條,勞榮枝在字條上添加了“少一分錢我就沒命了”、“他的同伙一定會讓我死的比剛才那個人還快”等內容。


之后法子英來到殷某家,向殷某妻子索要錢財。殷某妻子以籌錢為由讓其在家中等待,隨后外出報警。當日,法子英被公安機關抓獲。同年7月28日,殷某和陸某的尸體在法子英和勞榮枝的租住處被公安機關發現。


勞榮枝辯稱自己不記得買冰柜的事實,并稱法子英殺害陸某時,她和殷某在臥室,并不知情,但檢察機關出示的相關證人證言對買冰柜情節均有證實。經現場勘查,勞榮枝所在臥室與陸某被殺害的廚房距離僅3.1米。


公訴人表示,勞榮枝在這起案件中有重要地位和作用。勞榮枝負責購買冰柜,引誘殷某到住處并捆綁、看守,其與法子英的行為形成有機整體,是共同犯罪的重要部分,勞榮枝應對兩被害人死亡承擔刑事責任。


檢察機關公訴意見書表示,本案從偵查到庭審,司法機關均嚴格依法辦案,在查明犯罪事實的同時,依法保障了被告人勞榮枝的辯護權等各項訴訟權利,以程序合法保障實體公正。


編輯 馬浩歌

來源:南昌檢察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