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8點見,多一點洞見。每天早晚8點與你準時相約,眺望更大的世界。


首次開庭8個多月后,備受關注的勞榮枝案于9月9日上午9點再次開庭。江西省南昌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公開宣判,被告人勞榮枝犯故意殺人罪、搶劫罪、綁架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庭審視頻  來源:央視新聞


法院經審理認定,勞榮枝故意殺人致五人死亡;搶劫致一人死亡,搶劫數額巨大,并具有入戶搶劫情節;綁架致一人死亡,勒索贖金7萬余元,犯罪情節特別惡劣,手段特別殘忍,主觀惡性極深,人身危險性和社會危害性極大,后果和罪行極其嚴重,應依法懲處。雖有坦白情節,但不足以從輕處罰。宣布罪名后,勞榮枝當庭痛哭,表示不服,要提起上訴。



這是個大概率事件,甚至可以說是眾望所歸的一個判決。從直播間公屏上霸屏的“必須死”,就能看出社會輿論對這件事以及勞榮枝這個人的態度。如果沒有足夠顛覆性的新證據出現,上訴也不會有太大的意外結果。


勞榮枝惜命,這是人的本能,也無可厚非,或許,在她看來,自己有罪,但還罪不至死。


能搬出來的理由,不外乎這些:具體作案都是法子英所為,認為自己并非主犯;被法子英長期脅迫,并沒有殺人犯罪的故意;緝拿歸案后,主動向警方坦白,應當從輕和減輕處罰;本人表示后悔,期待被害人親屬原諒,愿意賠償一定錢款,等等。


但是,從法律上講,這些理由其實根本都立不住,勞榮枝被判死刑并不冤枉。


1.勞榮枝屬于主犯


根據刑法規定,主犯與從犯有較大的差別。


所謂主犯,是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人,應從重打擊,對其定罪量刑,按照其所參與的、組織的、指揮的全部犯罪處罰,減刑、假釋也應作從嚴掌握。相比主犯,從犯是起次要或輔助作用的共同犯罪人,情節更加輕微,“應當從輕、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


在勞榮枝看來,自己不過是法子英的“犯罪工具”。但勞榮枝錯了,她的所作所為,恰恰證實,自己也是主犯。這不僅是因為,兩人犯罪前有共同的預謀,有明確的分工。


以合肥殺人案為例,勞榮枝負責購買冰柜,引誘殷某到住處并捆綁、看守,這些所謂的“輔助”行為,與法子英持刀殺人一起,構成了殺人犯罪的有機整體,沒有主次輕重之分。


2.勞榮枝有犯罪的主觀故意


從勞榮枝的實際表現看,主動犯罪的痕跡非常明顯。比如,勞榮枝在訊問中供述,在南昌殺人案中講到,“不如一把火燒了這個家”。為了保險起見,她讓法子英剪斷了熊某和其對門鄰居家的電話線。


3.勞榮枝的坦白不足以從輕


勞榮枝歸案后,如實供述自己常州綁架的事實,系坦白。根據刑法規定,“犯罪嫌疑人雖不具有自首情節,但是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從輕處罰”。根據有關司法解釋,坦白罪行甚至可以減少基準刑的20%以下。


但這里的用詞是“可以”,而不是“應當”。究竟能不能從輕處罰,還需要法院綜合罪行輕重、悔罪程度等作出判決。


勞榮枝罪行之重,沒有懸念,從勞榮枝的表現看,著實找不出什么悔罪情節。


4.勞榮枝亡命20年,仍在追訴期限之內


根據刑法規定,法定最高刑為無期徒刑、死刑的,經過20年期限,不再追訴。勞榮枝背負7條人命,逃亡20年,很多人曾擔心,她逃過了刑事案件的追訴期限,不用被追究刑事責任。


其實,勞榮枝并沒有逃出法網。刑法中明確規定,“在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國家安全機關立案偵查或者在人民法院受理案件以后,逃避偵查或者審判的,不受追訴期限的限制”。


5.勞榮枝就算積極賠償,也不足以償其罪


勞榮枝一審判處死刑 小木匠家屬:等到圓滿結果 帶著孩子好好過 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


積極賠償受害人親屬,爭取諒解,的確可能對量刑產生影響。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見》中明確規定:“被告人案發后對被害人積極進行賠償,并認罪、悔罪的,依法可以作為酌定量刑情節予以考慮。


酌定量刑情節并非法定量刑情節。具體到這起案件,考慮到案件后果極其嚴重,主觀惡性、人身危險性、社會危害性極大,就算積極賠償、受害人親屬諒解,也不可能改變定罪量刑的尺碼。


更何況,勞榮枝落網時,身上只有3萬元左右的存款,連4萬元的附帶民事賠償都不夠。所謂的賠償受害人親屬,取得對方諒解,只不過停留在嘴上,遑論從寬處理了。閱讀專題>>>




一猴難求,“克隆猴之父”孫強開始考慮自己養猴子。


近兩年來,藥物臨床前研究對實驗猴的需求爆發式增長。新冠疫情暴發后,疫苗以及各類相關藥物的研發也進一步消減實驗獼猴現有存量。因素疊加下,實驗獼猴的價格在兩年內暴漲,一猴難求。2019年不到萬元一只,今年以來,價格基本是“每月漲價一萬元”,現在已經達到六七萬元甚至十萬元一只。比價格昂貴更讓人頭疼的是,“抱著錢也買不到猴子”。


記者了解到,國內多家科研機構先款后貨預訂猴子,卻都不能及時拿到,三五個月的等待期稀松平常,還要四處通關系、“刷臉”才能搶到獼猴。


等待實驗的恒河猴。受訪者供圖


高額利潤的背景下,有人開始鋌而走險。業內知名“猴王”、四川橫豎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王正武,因涉嫌“非法收購珍稀瀕危野生動物及其制品罪”于今年2月被警方刑拘,3月被逮捕。其涉嫌非法收購的野生獼猴數量超過200只。


但在專家看來,非法途徑的獼猴進入實驗猴市場存在隱患?!耙巴獾暮镒哟蠖鄮в薪Y核,不知道病源。如果流向市場,不僅會給整個動物種群帶來難以估量的風險,也存在著嚴重的公共衛生風險?!?/p>


現在,孫強開始考慮用自己使用過的“退休猴”進行繁殖,但這是否是長遠之計,尚未可知。閱讀原文>>>




3元又3元,不知不覺中用戶每看一部劇的花費都要到幾十元。


《掃黑風暴》播出后,網友追劇之余,對騰訊視頻的超前點播開啟炮轟。


“開會員還要點播,還不能跳集”“VIP、VVIP、SVIP、超點、盜版......真是對這部弘揚主旋律影視劇最大的諷刺”


這不是騰訊視頻第一部采取超前點播的劇集,從《陳情令》試水付費解鎖大結局,再到《山河令》花式收費,頭部熱劇搭配超前點播已成慣例。



如今,超前點播變得常態化甚至“多樣化”。記者在天貓投訴上搜索“超前點播”看到,647條投訴中,大多數是對開了會員還要再次付費的不滿。


聲討不斷,視頻平臺堅持推行超前點播,背后折射的是長視頻盈利焦慮。


不管是獨立上市的愛奇藝,還是背靠大山的騰訊視頻、優酷,長視頻三巨頭至今都背負著盈利壓力。近兩年,三家對此也毫不避諱,多次公開提到長視頻面臨的生存困境,如何轉虧為盈是所有視頻平臺要面臨的問題。


記者注意到,長視頻平臺常見的變現方式有廣告、會員付費、電商、游戲等,但兩個頭部平臺愛奇藝、騰訊視頻主要依賴的仍然是廣告和會員,隨著用戶規模見頂,廣告收入趨于穩定,會員等用戶付費內容就成為了主要增長點。


互聯網評論家、速途研究院執行院長丁道師表示,“超前點播只是給你多了一種選擇,從市場方面來看,口碑不太好,在輿論道德上站不住腳,但從商業邏輯上我認為是合理的?!?/p>


商業合理也是視頻平臺為自己辯解的理由之一。


從VIP到VVVIP,用戶付費越來越高,但是能享受的權益卻越來越少,如何平衡用戶和商業之間的利益,是視頻平臺接下來要思考的問題。閱讀原文>>>


中消協也在9月9日回應了 “超前點播“等問題。


中消協認為,超前點播重自愿,逐集限制要取消。視頻平臺貼合用戶需求,提供VIP會員服務,應當尊重廣大消費者,恪守誠信原則,遵守法律規定,杜絕唯利是圖,違法欺客,霸王條款。希望各視頻平臺經營者認真自查,主動整改,少一些套路、多一些真誠,依法承擔應盡義務和責任,切實保障消費者合法權益,真正在完善用戶體驗方面下功夫,讓消費者花的每一分錢,都能得到質價相符的應有回饋。閱讀原文>>>




近期熱播劇除了《掃黑風暴》外,《喬家的兒女》在觀眾的心目中一定也占有一席之地?!秵碳业膬号返某晒χ?,就在于角色群像,眾多配角個個閃耀著個性和光芒,劇中的綠葉演員憑借配角也能夠在觀眾心目中占據C位。


在《喬家的兒女》中,孫伊涵飾演大哥喬一成的初戀女友文居岸。最初試戲時,孫伊涵是通過視頻進行的,過程很短,以至于她一度以為自己沒戲了。她還記得當時導演問了一句“你爆發力行嗎”?“沒問題”。


后來看了原著和劇本,孫伊涵才明白導演為什么這么問。文居岸有個非常強勢的母親,一切都要按照她的想法。母親給了文居岸超越同齡人的生活條件,卻也讓她過得非常壓抑。她一直看不起丈夫,兩人在鬧離婚,她也不讓文居岸去見父親。這樣的家庭關系給文居岸帶來很大的傷害,也造就了她的叛逆。


孫伊涵飾演文居岸


對于孫伊涵來說,飾演文居岸最難的部分是30歲后的戲份,雖然成片中這段戲被剪掉了,但她覺得那段表演讓自己成長了很多?!白詈笪揖褪欠趴兆约?,把自己交給導演。導演有他的把控,會告訴我該怎么處理?!?/p>


孫伊涵是首次與白宇合作,“白宇老師也是白羊座,所以大家很快就熟絡起來了?!庇袌鰬蚴俏木影逗蛦桃怀稍诔菈ι腺惻?,最后在城墻上眺望遠方,情不自禁時兩人有場青澀的吻戲,當天晚上“喬一成文居岸初吻”登上了熱搜。這也是孫伊涵最喜歡的一場戲,“那是文居岸最開心的一天,也是最難過的一天,因為兩個人剛剛開心甜蜜后就要分開了?!蔽菓蜻^后,文居岸就跟喬一成說,自己要隨媽媽去北京上學了。


當天拍攝很順利,因為劇情需要,孫伊涵和白宇要在城墻上光著腳奔跑、趴在城墻上,“那是10月份,還挺涼的,地上還有好多小石子,挺扎腳。所以大家看到上半身很唯美,其實腳下很痛苦,我趴在城墻上,要做出很享受的表情,其實腳一直弓著,特別難受?!?a href="http://www.kunkhmerandresy.net/detail/163111213114782.html" style="text-decoration: underline; color: rgb(0, 112, 192);">閱讀原文>>>


編輯 王曉琳 劉喆 校對 吳興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