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最調皮的那位男同學,你到前面來做這個實驗?!?月2日,山村支教老師大楊頭頂愛因斯坦式夸張假發、手里拎著好幾包衛生巾,坐在下面的學生們或伸著長長的脖子興奮而好奇地張望或羞澀地低著頭,紅著臉,捂著嘴偷笑,這是發生在廣西巴馬長洞小學開學后的第一節生理衛生課上的一幕。


大楊,34歲,一名山區支教老師。拋球、彈唱、輪滑……9年間,扎根山區的日子,他練就了太多本領;9年間,他多次帶著孩子們走出大山看世界。


2020年,大楊老師和孩子們一起參加冬令營活動。受訪者供圖

開學第一課講的是“衛生巾”

 

9月2日,廣西巴馬長洞小學的學生們看著臺上裝扮奇特的大楊老師滿眼期待,對于孩子們來說,這位支教老師大楊和其他的老師不同,有趣、想法奇特、多才多藝,總是會給他們帶來驚喜。

 

開學第一課,大楊精心準備了不同品牌的衛生巾、藍色藥水等,雖然對于大楊自己來說也是一種挑戰,但幾經考量,山區孩子們的第一節生理衛生課還是正式開課了。



9月2日,在生理衛生課上,大楊老師給學生講解衛生巾的使用及如何辨別衛生巾。受訪者供圖


“我讓孩子們把帶顏色的藥水倒進衛生巾上面,看看不同品牌的衛生巾會發生哪些變化。開始很多女生很羞澀,男生其實很好奇,還會偷偷壞笑。但后來,孩子們就開始正視這個實驗,也不會扭扭捏捏的?!贝髼罘Q。

 

從簡單的實驗延伸到生物起源、保護好媽媽等知識,大楊想通過這樣的課程告訴女孩子們生理衛生和自我保護的重要性,告訴男孩子們該如何尊重女生、保護女生。因為,9年的支教生活讓大楊意識到,山里的孩子們對生理健康知識其實是好奇又匱乏的,尤其隨著網絡的發達,大量的信息涌入,同時又缺少父母的陪伴和正確引導,對孩子們來說,開學講好這一課,很有必要。

 

“我盼望著某一天,父母會出現在那條小路上?!?/span>

 

大楊老師最近在網上有點火。

 

一邊擺弄著多個黃色小球表演著雜技一邊走路,身旁是滿眼羨慕的孩子們。因為有了大楊,這些山區孩子們的放學路也充滿了趣味。

 

“9年前為了追求愛情來到山區支教,9年后因為山里的孩子們留下?!边@是網絡上對于大楊最多的介紹,對于這種說法,大楊并不否認,他的支教故事梗概也確實如此,但其實追根溯源,還是因為在大楊心里支教夢,更重要的是——大楊其實也是一個山村留守兒童。


大楊老師在課堂上給學生們演示拋球。受訪者供圖

 

1988年,大楊出生在江西撫州一個小山村里,很小的時候,父母到上海打工掙錢,便把大楊留給了奶奶照顧。

 

小時候大楊常常一個人偷偷跑到村口眺望遠處的小山。“山上有一條路,是進出村必經之路。我盼望著某一天,父母會出現在那條小路上?!贝髼罘Q。

 

上學后,大楊最喜歡的事情是把耳朵貼在課桌上,因為每當周邊特別嘈雜喧鬧的時候,課桌里就能聽到“轟隆隆”的回聲,那個聲音好似“哐哧哐哧”的火車聲?!耙欢ㄊ腔疖囕d著父母回到鎮上了,那時,我總是這樣想?!?這樣的成長經歷,讓大楊和山區孩子們有很強的同理心。

 

高中畢業,大楊考上了東北的一所學校,主修教育心理學。孩子們想要的是什么?大楊覺得自己真心懂得。

 

負債累累的大楊

 

“一圈兒下來差不多花了10萬多塊錢,積蓄花光了,我也就此負債累累吧?!?/span>


去年暑假前,大楊從網上提早訂好了20多張火車票。假期一到,他就帶著他的孩子們出發了。去過北京、內蒙古、廣東、海南,本打算再去延安、西安、西藏和新疆,因為疫情等原因沒有去成。

 

和專職支教老師不同,大楊并不是每天都在學校里,9年的時間,他一半在打工,一半在支教。因為,他得養活自己,也得攢錢帶他的孩子們去看世界。這一想法,其實也和大楊的成長經歷有關。


2016年夏令營,大楊老師帶著孩子們到山里家訪。受訪者供圖

 

小時候,大楊也曾跟著父母到上海這樣的大城市生活過一段時間,一段寄人籬下的生活。那時候大楊他就明白,讀書是唯一的出路。他想讓他的學生們和他一樣,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感受下外面的生活,返回校園踏踏實實讀書。

 

大楊告訴新京報記者,山里的孩子們性格上也會存在較大的差異。他曾在某個孩子身上看到過自己當年的影子,曾把一些“跑偏”的孩子帶回正常的軌跡,但有一些孩子,最終還是和他斷了聯系。

 

明年或許要回家了

 

拋球、輪滑、彈唱……9年的時間,大楊和孩子們一起練就了十八般武藝,卻唯獨少了對父母、奶奶的陪伴。

 

“明年,如果支教生活還不能有一個新的突破,我就想給自己的10年支教生活暫時畫上一句點?;厝ヅ闩銒寢?、奶奶,娶妻生子,奶奶一直催著我呢。”大楊說,家人其實并不知道這幾年他在做什么,更不知已過而立之年的大楊無車、無房、無存款,直到他以支教老師的身份出現在網絡熱搜上。

 

大楊最近正在寫一本記錄自己支教生活的書,書里有一些孩子的真實成長故事,也有自己和孩子們的故事,他將通過圖文、視頻的方式將山區孩子的真實生活、山區教育的一些思考呈現出來,這本書預計將在明年出版。


孩子頭磕破了,大楊老師正給孩子清洗傷口。受訪者供圖


“起初,我也曾像其他支教老師一樣,按部就班給孩子上過各種各樣傳統的課程,但其實傳統課程對孩子們人生的影響是非常小的,所以最后才開始創新課程,帶孩子外出,招募更多的支教老師和我一起做各種冬令營、夏令營活動,包括現在正在撰寫的書,也是希望能對山村教育給予更多、更深遠的東西。”大楊稱。

 

大楊說,無論走到哪里,無論到何時,他都會用自己的方式,幫助那些大山里的孩子們。

 

新京報記者 曹晶瑞

編輯 唐崢 校對 李世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