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記者調查買賣道路運輸從業資格證:免培免考,1天拿證。 視頻/新京報社會新聞部X調查


一張普通貨車的貨運上崗證,新京報記者從微信下單到快遞到手只用了4天?!懊馀嗝饪?、一天拿證”“只需600塊錢”的確符合辦證人宣傳的“貨真價實”。
 
記者繼續順藤摸瓜發現,經手辦證的中介機構“張校長”“壟斷”梅河口市場的河南橋駕校以及經手辦理的梅河口運管所工作人員,一條道路運輸從業資格證黑產的路徑逐漸清晰。
 
據吉林省運輸管理局工作人員介紹,申領普通貨車的貨運上崗證,需要交200-300元報名費,在具備培訓資質的駕培機構報名、參加強制培訓且考核合格取得《結業證書》,吉林省外戶籍人員還需提供當地居住證,這些過程、手續缺一不可。
 
工作人員口中的“信誓旦旦”卻被現實狠狠打臉。相關道路運輸從業資格證的這些門檻和強制規定,在吉林長春、梅河口等地變成了明碼標價“商品”,不僅包括普通貨車的貨運上崗證,只要給的錢夠,客運從業資格證、?;飞蠉徸C都可買來。

新京報記者從“張校長”處花600元購買的從業資格證,官網備案有效可查。新京報記者 吳小飛 攝


可以說資格證買賣,徹底讓安全上路前的層層關卡形同虛設??上攵?,那些拿著買來的資格證、本身并不具備資質的從業者,一旦上路,不僅危及自身,更可能禍及公共安全。
 
所謂駕校淪為“倒賣”的黑中介賺差價,不過是冰山一角。事實遠不止于此,這條黑產利益鏈,從駕培機構的培訓資質,到強制培訓過程、考試,甚至負責最后把關的發放證件的運管所都牽涉其中。
 
從報道可知,相比零散的中介,駕培機構的培訓資質更為關鍵,它能讓一家經營困難的駕?!捌鹚阑厣?。只因取得了道路運輸從業資格培訓的資質,河南橋駕校生意開始紅火,不僅壟斷了當地梅河口市場,生意甚至輻射至全國?!半m然價格高,但有獨一無二的資質、一天就能下證的速度”。
 
原本負有強制培訓、考試職責的駕校,可以通過不斷提升教學水平、服務水平吸引學員,合法賺錢。但是,在金錢和利益的催化下,駕校身兼中介,丟了良心,最終成了“馬路殺手”的“搖籃”。
 

▲梅河口市河南橋駕校門店,其工作人員稱每天辦理大量從業資格證。新京報記者 吳小飛 攝


像記者這樣月單小于1000人的“小客戶”,在駕校老板這里都沒有“降價的空間”。不禁要問,這樣的底氣來自哪里?
 
類似的黑產,也似曾相識。早些年,在技術手段尚不完善時期,多花幾千塊錢就能買一本駕照。伴隨指紋、人臉識別等生物識別技術的應用,加之考試全程錄音錄像,如今想拿到一本駕照,只能靠自己身體力行、技術過硬才能過關上路。
 
“亡羊補牢,未為遲也”。在技術并非難題的情況下,道路運輸從業資格證的考試不妨予以借鑒,相關部門盡快補上相關環節的漏洞,讓層層關卡切實發揮把關作用,實現考培全程留痕。
 
同時,在這起道路運輸從業資格證黑產事件中,當地運管所到底扮演什么角色,是否涉嫌利益輸送,都有待監管部門嚴查公布,以杜絕暗箱操作。
 
畢竟,只有這條“買賣”通行的路“走不通”,才能確?!懊總€證都是考出來”的。
 

新京報評論員 | 徐秋穎

編輯 | 遲道華

校對 | 劉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