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6日,在“一起向未來——北京2022年冬奧會倒計時100天主題活動”現場,本屆冬奧會與冬殘奧會獎牌隆重發布。

 

冬奧會金銀銅獎牌(正面)。北京冬奧組委供圖


冬殘奧會金銀銅獎牌(正面)。北京冬奧組委供圖


獎牌是冬奧會景觀元素的重要內容,獎牌的設計既體現舉辦國的文化內涵與精神追求,也凝聚著設計者的巧妙構思和精彩創意。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的獎牌設計蘊含何種理念?靈感來源何處?


北京2022年冬奧會獎牌,由圓環加圓心構成牌體,形象來源于中國古代同心圓玉璧,共設五環。獎牌設計團隊負責人杭海告訴記者,五環同心,同心歸圓,表達了“天地合·人心同”的中華文化內涵,也象征著奧林匹克精神將世界人民聚集在一起,共享冬奧榮光。

 

獎牌造型質樸簡潔,體現了北京冬奧會“簡約、安全、精彩”的辦賽要求,并與北京2008年奧運會獎牌“金鑲玉”相呼應,展現了“雙奧之城”的文化傳承。

 

分享2008年奧運會“金鑲玉”獎牌的創作過程,尋找新的靈感

 

2020年5月,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獎牌設計方案面向全球征集后,中央美術學院教授杭海與產品設計專業教師李文龍、首飾專業教師劉驍以及幾位美院的學生組建了獎牌設計小組。

 

設計小組在開展工作伊始便制定了基本策略:一是延續北京2008年奧運會“金鑲玉”獎牌的玉文化概念。體現雙奧之城的歷史脈絡。二是對獎牌形態進行創新設計,嘗試多種形態的可能。


北京2022年冬奧會獎牌視覺來源(正面)。北京冬奧組委供圖


北京2022年冬奧會獎牌視覺來源(背面)。北京冬奧組委供圖


杭海曾是2008年奧運會“金鑲玉”獎牌的主創團隊成員,他同小組成員分享了當年的創作過程,分析了歷屆奧運會獎牌設計思路,溫顧了中國歷史文化精髓,大家在熱烈討論之余開始追本溯源,尋找設計靈感。

 

根據“蒼璧禮天,黃琮禮地”的概念,李文龍、劉驍帶領部分學生創作了以玉琮為基本造型的獎牌設計方案,嘗試在形態優化與新材料的選用等方面有所突破。

 

小組成員林帆受雙環玉璧的啟發,構思了兩環同心獎牌草案。與此同時,小組成員高藝桐受古代銅鏡上的同心圓啟發,設計了三環同心圓環獎牌。


北京2022年冬殘奧會獎牌視覺來源(正面)。北京冬奧組委供圖


北京2022年冬奧會獎牌視覺來源(背面)。北京冬奧組委供圖


杭海認為這是兩個極具潛質的想法。之后,林帆閱讀了大量同心圓環玉璧的文獻,以殷墟婦好墓出土的五弦玉璧等為視覺來源,將外圍圓環設計成五弦造型,弦紋之間做打凹處理,以接近五弦玉璧的意象,表達與2008年奧運會獎牌“金鑲玉”的玉璧形制的一致性,體現雙奧之城的文化聯系。據此,高藝桐提出,以中國古代天文圖中的“七衡六間圖”為視覺來源,體現日月星辰運行的動態意象,取名“五環同心”寓意“天地合,人心同”的人文內涵。

 

經過反復研討,設計小組確定了“五環同心”系列方案。此后又經過一個月的緊張設計與打樣,最終在2020年6月底提交給北京冬奧組委八套獎牌設計方案。


在修改中雕琢,正面每一環都做了起伏處理,體現冰雪賽道的意象

 

功夫不負有心人。兩個多月后,中央美院設計小組欣喜得到通知,“五環同心”方案入圍。

 

在北京冬奧組委相關部門的指導下,設計小組開始了緊張的修改工作。他們把四種紋樣簡化為兩種,一種是祥云紋,與2008年北京奧運會核心圖形祥云一致,體現了北京奧運遺產的延續性;另一種是冰雪紋,源自中國傳統紋樣中的冰梅紋,將梅花換成雪花,以體現北京冬奧會冰雪運動的特色。


獎牌正面取意古代天文圖,增加24顆星星及其運動軌跡,象征著浩瀚無垠的星空,也象征著冰雪健兒群星璀璨、再創輝煌。同時獎牌正面每一環做了起伏處理,以體現冰雪賽道的意象。

 

另一方面,設計團隊通過觀看往屆冬奧會影像資料以及對往屆冬奧會獎牌的研究,發現與夏奧會相比,冬奧獎牌普遍偏大,這是因為冬奧會運動員服裝厚重,獎牌過小,不夠醒目。

 

經過反復比對和實物打樣、實際佩戴比較,團隊將獎牌直徑定在8.7厘米。獎牌的綬帶長度也進行了相關測試,以保證運動員佩戴時的位置最合適。

 

2020年十一國慶假期過后,根據設計小組建議,北京冬奧組委委托上海造幣廠進行獎牌打樣與測試工作。上海造幣廠曾是2008年北京奧運會“金鑲玉”獎牌的制作單位。這次冬奧獎牌的打樣負責人謝欣銳工程師也曾是“金鑲玉”獎牌的打樣工程師。

 

在冬奧組委的組織下,設計與制作兩個團隊圍繞著獎牌的打樣開始了一輪又一輪的切磋。比如,在獎牌表面質感處理問題上,設計小組希望獎牌表面有光澤,但要內斂一些;文字與紋樣下凹雕刻,但要有鏡面光亮,這樣與表面柔和的光澤形成對比,易于識別文字信息。但這與常規造幣的處理方式不一樣,要么是鏡面光亮,要么是啞光,要達到設計小組的要求,必須手工拋光。最后,上海造幣廠本著精益求精的要求,攻克了技術難關,將端莊肅穆,簡樸大方的北京冬奧會獎牌打造出來。

 

2021年7月13日,北京冬奧組委確認了獎牌的最終設計制作。


發布北京冬奧會、冬殘奧會獎牌標志著冬奧會籌辦工作已經準備就緒

 

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獎牌確定后,北京冬奧組委文化活動部副部長高天表示,對奧運會來說,獎牌是不同主辦國家文化特色鑄就的獨特的景觀元素。

 

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獎牌取名“同心”,一方面是和獎牌的形象設計來源有關,它來源于中國古代同心圓玉璧,五環同心,同心歸圓。另一方面“同心”也表達了“天地合·人心同”的中華文化內涵,同時也象征奧林匹克精神將人們凝聚在一起,參與冬奧、共享冬奧。與此同時“同心”這個概念也與北京2008年奧運會獎牌“金鑲玉”一脈相承,并與“雙奧之城”相呼應。

 

“在北京冬奧會倒計時100天發布北京冬奧會、冬殘奧會獎牌很有意義,這標志著冬奧會籌辦工作已經準備就緒?!北本┒瑠W組委文化活動部副部長高天認為,作為冬奧文化景觀重要元素之一,獎牌是對奧林匹克精神的禮贊,象征著運動員的榮耀,運動員佩戴獎牌是最榮光的時刻。在重要的時間節點發布獎牌,也意味著我們已經準備好迎接全球的運動健兒來到北京、張家口,讓他們展示頑強拼搏的精神,贏得榮耀。

 

年僅17歲北京單板滑雪運動員劉正慧,看到獎牌后,顯露出渴望的神情。她表示,獎牌意味著榮譽和肯定,能夠在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上獲得象征著榮譽的獎牌,是每個冬季項目運動員、特別是和我一樣年輕的運動員的夢想。對殘疾運動員而言,獎牌的意義更加特殊,每塊獎牌都凝聚著汗水,淚水和血水。

 

劉正慧說:“平時訓練中,我們的殘肢往往會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和沖擊力。特別是雪上運動,肢體殘疾運動員在運動中要保持身體平衡,是很大的挑戰,盡管如此,對成績和獎牌的渴望一直是引領著我們不斷前進、實現自我價值,展現殘疾人運動員積極樂觀向上形象的那束光、那份希望。在以往獲得獎牌的那一刻,我感到特別自豪,作為殘疾人運動員,同樣能夠站在領獎臺上為國爭光?!?/p>

 

新京報記者 吳為

編輯 劉茜賢